籃球專題/中華男籃兩役慘敗 四大議題須重新檢視

文化觀察者于國華/燒冷冰外的期待 非常「潮」的啡藏潮

中華隊隊長劉錚(左)點出了現今中華隊的問題引發討論。圖/FIBA授權

2025亞洲盃資格賽首輪第一階段賽事在日前落幕,中華男籃隊從組訓階段到與紐西蘭隊和菲律賓隊的兩場比賽,可說是帶給球迷不少的驚喜以及更多的感慨,尤其是隊長劉錚的一篇社羣發文引發了廣泛的討論,讓各界不得重新檢視包括國家隊組訓賽、球員參賽權益、專責教練團以及歸化球員等問題。

中華男籃去年杭州亞運拿下第4名佳績,一度爲臺灣籃壇注入一劑強心針,沒想到藥效維持不到半年,本屆亞洲盃資格賽從組訓階段開始就爭議事件不斷,包括球隊老大哥劉錚在賽前一週點出球隊訓練僅6、7人到場以及保險問題多年來未改善,加上歸化球員阿提諾未能續約,引發軒然大波,不僅中華籃球協會、體育署成爲衆矢之的,多次透過聲明迴應外界與球員質疑,但仍是無法平息衆怒。

在爭議風波中儘管中華隊成員在首場與紐西蘭的主場比賽中,仍是帶給球迷三節半的美夢,但比賽最後5分10秒0:16的攻勢,到25日與菲律賓之戰以53分差距吞下慘敗,無疑是將中華男籃再一次打回原形,甚至可以說是打入低谷,在下一階段賽事將在11月舉行的情況下,中華男籃甚至該說是臺灣籃球能否及時做出改變,也將遭到各界放大檢視。

其實從組訓階段開始,中華隊就出現了「遺珠之憾」的爭議,總教練桑茂森在面對媒體提問高國豪爲何未入選24人名單時,以想加入國家隊必須長年耕耘作爲迴應,已經爲入選國家隊名單設下了「有意願大於有能力」的本末倒置門檻。

以日本國家男籃爲例,在每個賽期前2年國家隊就會提出40人大名單,經過長時間的組訓過程以及球員意願再慢慢篩選出最後參賽名單,以整合出一支能符合國家隊風格與需求的隊伍;反觀國內卻是採取先徵詢意願再開名單的模式,將有意願球員「拼湊」成一支隊伍,這同時也出凸顯出中華男籃在外籍教練帕克約滿後,無專責教練考察球員、固定國家隊主軸與風格的問題。

Sora引领文生视频发展新趋势 多模态人工智能加速赋能产业步伐

步行天下 小說

此外,中華隊成員在這次賽事受訪過程中,多次提及集訓時間過短,以及部分職業隊成員在集訓期間仍獲准告假返回母隊比賽,導致團隊並無太多磨合時間的爭議,其實也與國家隊缺乏主體性以及國內聯賽風格不統一有關。

以東亞幾個主要聯賽包括南韓KBL、日本B League爲例,大多都與國內雙職籃聯盟一樣,僅在賽事進行間的前一至二週配合停賽,賽前集訓時間也並不算長,但透過長時間的集訓計劃或是「強化合宿」,以及國內聯賽都已經有一套統一的風格與系統,讓球員在轉入國家隊進行集訓時並無太多系統轉換或銜接問題。

此外,在國內籃球目前已經走向產業化的情況下,主事者的權責以及球員的權益問題也將是必須重新檢視的部分。球評古硯偉認爲,在國家隊組賽訓都還是由籃協主導的情況下,籃協更該扮演的是球團、球員、工會與體育署溝通的橋樑,而非是上對下的模式,尤其是在球員權益包含這次引發最多討論的保險部分,更應該坐下來與球團和球員好好溝通與協議。

原來做家事、照顧孩子那麼辛苦!離婚夫後悔不已:失去才懂得珍惜

這次亞洲盃資格賽前兩場比賽,無疑是對臺灣籃壇的當頭棒喝,但同時也是重新檢視與出發的最好機會,古硯偉說:「現在我們就是要回到2019年前的日本,必須先確立國家隊的主軸、風格,訂好目標後再來談結果,而且目標不該是我們怎麼縮小與菲律賓間50分或是與日本間40分的差距,而是兩年後我們應該要做到什麼。」

中華男籃在亞洲盃資格賽第一階段苦吞2敗,對於臺灣籃壇是當頭棒喝。圖/FIBA授權

都市圣医 番茄

一生未退休 娃哈哈创始人宗庆后去世

神 眼 鑑定 師

客流持续高位 节后铁路春运力保返工复学

體育新聞